右玉守绿——森林覆盖率从0.3%上升到54%_吾谷网

2020-01-22 投稿人 : www.sspaiji.com 围观 : 629 次

核心阅读“风吹黄沙,雨落洪泛”。在山西右玉,种树比抚养孩子难。依靠克服困难、努力工作、长期贡献、长期受益的“右玉精神”,65年来,这里的森林覆盖率从0.3%提高到54%。生态环境更好了,现在老百姓越来越富裕了。

山西右玉曾经是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碰撞融合的地方。它离毛乌素沙漠不到100公里,也是山西和蒙古交界处的风口。这里的荒漠化面积高达76%,森林覆盖率仅为0.3%。“风吹黄沙,雨落下来,洪水造成灾难”,沙子进进出出。

右玉森林现在占总面积的54%,到处郁郁葱葱。

65年植树造林,森林覆盖率从0.3%到54%

1950年,右玉县委一秘张荣怀花了4个月的时间在风沙中“测量”了300多个带底板的村庄,提出“如果人们想在右玉生存,树木必须在右玉生根!”在接下来的65年里,当地人传递了这个消息,植树造林从未停止。

右玉种树最困难的是缺水。骑马上山是很常见的事,经常一劳永逸地浇水,一瞬间不留阴影。树苗死亡更为常见。只有经过反复浇水,它们才能存活。右玉的低温可以达到零下40摄氏度,所以人们不得不从当地抗旱耐寒的小老杨树上砍树枝作为幼苗。

当你在右玉种树时,你必须给九分才能得到一分。黄沙洼是一个长20公里、宽4公里的流动沙丘。它曾经淹没了3丈5英尺高的旧城墙。车辆可以沿着沙丘上坡进入城市。为了控制黄沙洼地,右玉县的干部群众花了八年时间:头两年,成千上万的干部群众不停地在沙地上植树。结果,硬栽的树要么被强风吹倒,要么被黄沙掩埋,只有少数存活下来。后来采用乔木灌溉固沙的方法,大面积种植沙棘、柠条、木犀草等抗旱固沙植物。只有通过林草结合和立体种植,“绿龙锁沙”。

右玉造林离不开党员干部带头。铲子、卷尺和剪刀是他们的“标准”。挖洞、测量深度和修剪带,他们都在沙地上忙碌着。人们晒黑了,脸上沾满了汗水和泥巴.现在,游玉仍然保持着传统。干部们每年捐几百元工资给植树造林。800元,司级500元,普通干部300元,每年可造林200多亩,植树4万多棵树。

干部吃苦,群众努力工作。这样,一个看着被沙漠吞噬的地方实际上在全省率先达到了绿化标准。到目前为止,右玉的森林覆盖率已经达到54%,贫瘠的土地现在是4A级旅游景点,每年接待游客150多万人,是全县人口的15倍。

植树造林不会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。装修给绿色山野带来了丰厚的收入。到处都是黄风和黑风,白天需要油灯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然而,右玉的绿色带来的生态效益更多,经济效益却很少。

从1982年至今,当地造林大王王展锋大半辈子都在植树,种植了2800多亩荒山,但他的生活一直很紧张。老王种植许多经济林的努力失败了,他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他储存的7头牛。

植树造林不会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,这是右玉150多万亩林地中普遍存在的问题。县林业局局长赵守忠说,右玉的主要树种是幼龄老阳和樟子松。小老杨树有很好的防风固沙效果,但没有用。樟子松的周期太长,需要350年。由于土壤干旱贫瘠,发展林下经济十分困难。T

新城梁家店村民赵爱华是养羊业的“散户投资者”,家里有150只羊。她说,“游玉的希望在树上。当我在放羊时,我小心翼翼地尽力不吃那棵树。然而,有些人半夜起来把羊赶到森林里。现在种了很多树。一些荒山能种上草,给每个人留个养羊的地方吗?或者一些林地可以放牧,可以由一些人来划定、管理和照顾,羊可以吃草,土地可以有粪便,树木可以长得更好。”

据悉,目前右玉正在向有关方面申请粮食饲料试点,即参照国家粮食补贴政策,探索植树种草补贴,一方面建设饲料基地,同时避免因林牧矛盾加剧造成的毁林威胁。

张洪祥,张千湖岭村的本地人,正在走一条不同的养羊之路。他说右玉的生态环境承载力只有40万左右,需要长期集约高效的发展。

张洪祥的香河尚领羊专业合作社,秉承“在良好的环境中生产优质羊肉”的理念,转让了3000亩土地作为饲料基地和牧场,并建立了羊肉加工厂。去年,通过口碑营销,一只羊被加工成羊肉卷、羊内脏、羊腿等各种包装,售价可达2000多元,是普通农民的3-5倍。年底时,香河岭将会有一万只羊在手。36岁的张宏祥雄心勃勃,计划在扩大规模后上市融资,以推动县内养羊户共同赚钱。这对右玉羊业的未来发展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延续绿化奇迹,生态功能区的发展需要系统设计。

随着公益林面积的逐步扩大,森林覆盖率逐年提高,管护费用逐年增加。

为了改善生态,在国家实施退耕还林政策之前,右玉已经退耕还林还草10万亩。2002年至2006年,国家实施退耕还林政策,共收回耕地10.5万亩。然而,自2006年以来,国家停止了退耕还林补贴资金。右玉仍按照退耕还林补偿标准,每年退耕还林5000亩。共有亩农田被退耕还林,全部由县财政补贴。这无疑给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沉重的负担。

然而,右玉的生态建设投资在过去的65年里没有减少。右玉县现有财力仅3亿元左右,每年至少投资1亿元进行生态建设。

除了高昂的管理和保护费用外,右玉现在还面临着改造81万亩防护林带的挑战。20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建造的大多数防护林带都已经过成熟,急需更新。据报道,全县83.3万亩杨树防护林中,81万亩已进入成熟期,占总面积的97%。目前,由于国家和省尚未出台整治政策和操作标准,以及县域财力有限,整治滞后。然而,一些杨树已经逐渐退化并死亡。如果改造不及时,大面积死亡的可能性也不会被排除,这将给右玉依然脆弱的生态环境带来巨大的破坏。

赵守忠说右玉位于京津的迎风地区。它是沙尘暴进入北京的主要通道,也是保护京津的生态屏障。然而,京津风沙源治理补贴不到实际造林成本的1/10。右玉通常比其他地方花几倍甚至十倍多的时间种树。许多树生长了350年,只有碗那么厚。森林再生比植树造林更困难。挖一棵树,整理土地,再植不仅会耗费更多的人力和财力,还会影响生态环境。

"中央和省级补贴标准能否更适合当地情况,

——

日期归档